Skip Navigation to Content
亚博网站首页手机登录_最新版

民间故事:走阴女赴宴男子身上散发土腥味她说抱三只公鸡过来

yabovip777com | 7月 26th-2022 | No Comments
Home亚博网站首页手机登录_最新版

大柳村依山傍水而建,风景秀丽,每到春天百花盛开,桃红柳绿,景色更是让人流连忘返。

在村东头有一间二进的宅子,宅子的主人叫张大姑,她的夫家姓王。张大姑有三个儿子却自己一个人独居,这倒不是说儿子不孝顺,反之他们对母亲非常的尊重。

张大姑年轻时守寡,独自拉扯着三个儿子长大。还帮他们盖起了房子娶媳妇,一个妇道人家能有这样的本事,在乡间可是非常少见的。

张大姑独居,归根结底是和她的身份有关,她是一个在阴阳两界行走的人,也就是人们传说中的“走阴女”。

张大姑进入这个职业也是意外之举,她25岁时男人上山被野兽咬伤,医治了半个多月后而亡的。等将丈夫安葬后全家已经一贫如洗了。

看着年幼的三个儿子,心中虽是悲伤万分,却还得打起精神来照顾孩子。等她守了三年孝,娘家爹妈也劝她改嫁,找一个男人帮着支撑门户吧。

张大姑却没有同意,她害怕后嫁的丈夫对儿子不好,还安慰爹娘说再坚持几年,等孩子长大一些就好了。

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!公婆早就过世,娘家也没有多余的钱财帮助他们,那几年每日都是野菜杂粮充饥,全家人都长得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。

有一天她上山挖野菜,在脚下遇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。老妇人当时受了重伤,若没有人救治,恐怕一夜都熬不过去了。

张大姑为人心善,便把人背回了家中,又捉了唯一的一只母鸡,请那走街串巷的郎中帮忙治伤。

老妇人是在第2天醒过来的,据她介绍说自己姓孙。孙大娘在王家住了两天之后,夜间就把张大姑叫到了床前。

“多谢张娘子救我,老婆子身上还有几两银子,烦请你帮我打个棺材,也省得死后成了孤魂野鬼。”

“孙大娘安心养伤吧,人的寿命只有阎王才知道呢,咱们活着的人只管努力过好每一天。说不定你老人家大难不死,能长命百岁也不一定呀。”

明知这是安慰的话语,可里面深藏的善意却让人感到温暖,让孙大娘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。

“张娘子的好意老身能感受得到,你一个女子带着三个孩子却也艰难。我有一门秘书欲传授于你,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学。秘术可能会让人忌讳,可学会之后别的不说,家中鸡鸭鱼肉总是不缺的。”

张大姑一听眼睛一亮,他们家如今真的太需要钱了。凡是能愿意挣钱的活计,只要不违背世俗公德,不伤天害理的事情她都愿意去做。

当下孙大娘就把走阴这个职业的种种告知于她,张大姑心中因此感激不已。世间的许多秘术都是不轻易示人的,被当成许多家族的传家之宝。

就像那木匠招收学徒,不辛辛苦苦地帮师傅打上几年工,可是轻易学不到本事的。教会徒弟,饿坏师傅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
对于外人,师傅潜意识中总是要暗藏一手的。孙大娘若不是为了报恩,这秘术很可能也会被带入坟墓之中。

从此每到夜深人静,阴气浓重的时候,孙大娘便强撑着病体,抓紧时间教张大姑走阴。张大姑第1次出师就颇为顺利,这也为她以后的名声打下了根基。

当时隔壁村刚有一个秦老汉去世,张大姑练习走阴的时候,遇到在黄泉路上频频往回头张望的老人。

两人之前是认识的,秦老汉看到她后大惊,张娘子年纪还轻着呢,怎会和他们这些亡魂走在一处?

张大姑看出了他的心思,当下便把事情的原委告知于他。秦老汉一听可高兴坏了,自己正有一桩心事未了呢,如今可碰到一个能帮忙的人。

他为人心思通透,就想借此机会帮张大姑打开生意的门路,于是便冲着走在黄泉路上,一直往鬼门关而去的亡魂叫道:

“各位暂且慢走,有什么未了心愿可与这位张娘子说上一说。她会走阴,能够往返于阴阳两界。”

这番话语一出,忙着赶路的亡魂,顿时齐刷刷地转过了头来。只见一个身材肥硕的大胖子率先跑了过来,其他亡魂也紧随其后。

张大姑的身边很快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。在秦老汉的主持之下,一个接一个地说起了自己的心愿来。

“我曾经瞒着家中的夫人养了一个外室,她帮我生下了一个儿子。因为家中妻子管的严,我悄悄在外面埋下了一些钱财。还请张娘子回去后把消息告知她们母子,其中的20两银子就送与你做报酬。”

马富商的这番话一出,围观的亡魂顿时便轰笑出声。没看出来呀,这人长得高大健壮,原来还是个妻管严呢。

张大姑这一趟就接了20多单生意,也亏得她记忆力好,否则一时之间还真的记不住了。告别一众亡魂之后张大姑在指定时间返回了阳间。

孙大娘得知此事后也很高兴,“如此一来,你在这一行的名声很快就能打响了,以后自然不愁生计。”

得到师父肯定的张大姑很高兴,第2日便挨家挨户地去帮那些亡魂实现了心愿。有那心存疑虑的也不要紧,只要说出亡者和他们之间的秘密即可。

张大姑忙活了10多天之后方才把事情办完,她得到的回报也是很丰厚的,这一次不仅改善了家中的生活,最重要的是还积累下了良好的口碑。

在口口相传之下,张大姑很快就在十里八乡打开了名气。如此又过了一个月,孙大娘因为重伤过世,张大姑和三个儿子尊重她的遗愿,把人埋葬在了一处山坳中。

张大姑赚了钱后很快便在村中修上了新房子。王家的这一番改变,自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嫉妒,可一想到她的身份后却也不敢过分为难。

不管别人怎么看,张大姑对自己的职业非常满意。为母则刚,为了几个孩子吃饱穿暖,外人的闲言碎语也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
时光催人老,又是几年过去,家中的儿子也都娶上了媳妇。儿子对自己倒是非常孝顺,可这儿媳妇和她接触不多,对走阴总是有些忌讳的。

尤其在几个儿媳妇接连怀孕之后,总是潜意识地绕开了婆婆的身边,生怕她伤害到孩子似的。

三个儿媳妇倒也聪明,知道丈夫孝顺婆母,不敢明面说出自己的担忧。可张大姑在阴阳两界行走,见多了人世间的生死离别,也知道了许多人家后宅的阴私之事。

几人的这一番举动又哪里能瞒得过她呢?张大姑看后心中五味杂陈,她这些年来一个人养家糊口,早就养成了一副坚毅的性格,心中也有自己的坚持和自尊。

于是便找了个理由说家中孩子越来越多,太过吵闹。自己平日忙活着也不方便带孩子,干脆搬到村旁去住吧。

三个儿子自然不同意,如此一来,别人不是骂他们不孝顺吗?张大姑听后微微一笑,这也好解决,她特意找了个时间把三个儿子痛骂了一顿,说他们一点都不懂得体谅母亲的心情。

这话听得儿子们那是欲哭无泪啊,娘亲怎么会这样想呀?无奈之下也只得满足老人的心愿,又抓紧时间建了两间房子。

其他村民一看反倒同情起三人来,背后议论说走阴人性格就是古怪,想来是常和鬼魂打交道受影响了。张大姑听后也不生气,每天的日子照样过得乐呵呵的。

这一日天气炎热,张大姑正坐在树下乘凉,一辆马车停在了她的院门前。随后一个仆妇打扮的妇人走下了马车,敲响了她家的院门。

张大姑把人引进门来,又端上了香茶待客。经过一番交谈得知,这妇人是李员外夫人的心腹管事。

他们家大少爷李明生将要办婚礼了,可不知为何昨夜回来,身上却散发出一股奇怪的气味,仿佛东西在地下埋久了,散发出的土腥味。

大夫上门查看也没看出什么异常,只说大少爷身子康健,目前看来并无不妥之处。话虽如此,可当娘的看到儿子这样哪会不担心。那股气味太过浓郁,后天办婚礼难保不被人闲话了去。

如果身上总是散发出臭味,以后参加科举恐怕都麻烦,又有哪个官员愿意与之共事?

李家未来的媳妇是刘县令的女儿,刘县令之所以愿意嫁女儿,也是因为看好李明生前程的缘故,若让他得知这件事情,恐怕会改变主意退婚也不一定。

李夫人自然不愿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因为害怕走漏风声连道士都不敢请。还是家中的厨娘说出了张大姑的名声,才想着请她去帮忙看一看。

女子之间总是比较好交流的,只要张大姑打扮一番进了李家后宅,李夫人也有理由将人留下,方便夜间行事。

赵嬷嬷说完后拿出十两银子的跑腿钱,表示若是能够帮大少爷解决难题,夫人还有重礼送上。

张大姑收好银两后就坐上马车,往李员外家而去。约摸过了一个时辰之后,两人终于赶到了城中。

张大姑扮成了说书的女先生进了后宅。不过这对她来说也不是难事,在阴阳两界行走,各种奇闻异事听得多了。

李夫人和几个姨娘不知不觉地就听得入了迷,直到丫环提醒说晚饭时间快到了,方才各自散去。

李夫人找了个借口让张大姑住下,又让丈夫去和小妾过夜。自己则在夜间众人熟睡的时候悄悄起床,带着张大姑来到儿子的院落。

李明生自从身上散发出土腥味,就听从母亲的安排躲在院中没有出去。他是一个注重仪表体态的男子,长得英俊潇洒,风度翩翩。

他看到母亲带着人过来眼睛一亮,随后快步上前对着两位长者行礼。为人倒也很恭敬,没有富家公子对于普通乡民的傲慢。

礼多人不怪,谁都不想无端受气的,张大姑脸上露出了笑容。她将李明生打量一番,很快就在他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,这明显就是阴间的亡魂之气。

以此来推断,李少爷身上的土腥味应该和鬼魂有关,她把这个猜测告知了母子两人。

李夫人听后连忙问道:“如此说来,把那鬼魂赶走,我家孩儿就能恢复正常。离婚礼还有一天时间,能否来得及呀?”

“你们也无需担心,依我看来这鬼魂并无恶意,否则你家公子已经重病在身了。不如咱们将他请出来,让鬼魂亲自诉说缘由如何?”

在两人好奇的目光下,张大姑拿出来一个袋子。这是孙大娘送给她的宝物,这袋子是用火鼠的毛发编织而成的,专门用来放置从阴间捡回来的“死气石”。

“死气石”是由阴魂之气凝聚而成的一种石头,能够壮大鬼魂的灵体。这块石头一拿出来,原本夜间凉爽的房间,顿时便有一阵阵的阴风环绕,气温也下降了许多。

就在李明生好奇的打量着“死气石”的时候,一道黑气从他的玉佩上弥漫而出,黑气越来越多,渐渐的在地上形成了一个男子的模样。

男子化形之后不由感叹了一声,“好浓郁的阴气呀,我的魂体一闻到这股气息都变得凝实了许多。”

李夫人一听就怒了,这鬼魂感情还舍不得走呀。当下也顾不得害怕,劝说鬼魂不要再缠着自家儿子。鬼魂看起来约有20岁年纪模样,当他说出自己的名字叫张顺安时,李明生就已经知道他是谁了。

张顺安从小体弱,很少出门。可他在画画上却非常的有天分,在名师的教导之下,15岁时在本地已经小有名声,有许多人登门求画。

就在前三年,县令夫人写信过去给姐姐。说附近有名医,把孩子送过来看一看吧。张家爹妈于是就让可靠的家人,把张顺安送了过来求医。

他在县衙住了几年,和姨母家中的表弟表妹自然也熟悉了起来。在几年的相处之中,刘小姐和这个表哥心中暗生情愫,彼此都希望双方能够结为连理。

当得知夫婿人选不是表哥,慌乱之下的刘小姐找到了母亲,说自己已心有所属不愿意嫁给他人。

县令夫人为难了,对这个外甥她是疼爱的,可若说要让她当自己的女婿,心中却是不愿意的。

一则,张顺安体弱多病,女儿嫁给他,谁知道会不会有守寡的风险;二则,自己的丈夫并不会允许,身为族长的他更看重家族的发展壮大,在儿女婚事上都会考虑双方的家世背景。

李明生学问好,仪表出众,这才是刘县令看好的女婿人选,对于张顺安他从来没有考虑过。

县令夫人原本想瞒住丈夫的,只可惜纸终究包不住火,最终还是被他得知了。刘县令一听可不得恼火,好心接你外甥来治病,谁知道他竟然做出这等不知礼的事情来。

刘县令这只是一番气话,张顺安听了后却仿佛看到了希望。从此积极的求医问药,一心想把自己身上的病痛治好。

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从订婚到结婚也只有一年时间,他又哪里来得及呢?这下可把张顺安急的呀,连最爱的画画也无心再看一眼。时不时还念叨着,总算是理解梁山伯的心情了。

他身边伺候的小厮青松可吓坏了,梁祝的故事虽然经久流传。可对他们的家人来说却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。

少爷若也因此相思而亡,自己这个随从哪会有什么好下场。为了自己的前程命运着想,他想尽办法哄着张顺安高兴。

正巧着附近的金光寺竣工,方丈要招几个画师帮忙画罗汉菩萨,青松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一动,当下就劝着少爷去寺庙走一走。

青松这个主意倒也没有出错,心怀焦虑的人,本身就需要一些事情来分散注意力。

金光寺风光秀丽,每日清晨4周的山峰被云雾缭绕,仿佛置身仙境一般。美丽的风光,让人看后心情总是舒畅万分。

如此忙碌了半个月,张顺安按要求把菩萨罗汉的画像画好了。因为他不要工钱,为了表示感谢,方丈玄苦法师亲自接见了他。

看着面容亲切慈祥的法师,张顺安不知不觉中把心中的苦闷一股脑的说了出来,还请方丈帮他算一算,自己和表妹之间到底有没有姻缘?

“张公子一定会得偿所愿的。贫僧刚才帮你诊脉,发现你的弱症可以治好。不过还需要一个药引子才行,可惜贫僧无法完全堪破天机,只隐隐约约间感知与一种鬼气有关。”

张顺安听后大喜,连忙起身拜谢法师,恳请他帮忙指点迷津。法师微笑点头,随后就把自己的安排给他细细说了一遍。

既然要吸引鬼气,那么自己就得先灵魂出窍。金光寺有一件木鱼法器,是前辈高僧留下来的,正好能助他一臂之力。

之后的事情也果然如法师所料,张顺安魂魄飘飘荡荡中来到了李明生的玉佩之中,并被他带回了家去。

李明生身上为何散发出土腥味?这也与那木鱼法器有关,法器已经生出灵智,那是它故意散发出来吸引鬼气的。

木鱼法器的这一番行事果然奏效,李明生身上的土腥味让母亲担心不已,也因此引来了张大姑这个走阴人。

几人听后方才恍然大悟,原来世间还竟有这等奇闻异事。李明生看着木鱼法器,好奇的问道:“张公子所需的药引子到底是哪一样呢?”

木鱼法器仿佛听懂了,很快在空中一飘一荡的来到了张大姑的身边,朝着那“死气石”点了点。意思是就要这样东西了。

张大姑看后很爽快的递给了张顺安,这石头阴间还能取得到。若要的是火鼠袋,她恐怕就要考虑一番了。毕竟这件东西目前来讲是独一无二的。

他们一走,李明生身上的土腥味自然也就消失无踪了。李夫人有些生气的道:“这门婚事我看不靠谱,刘小姐不愿意嫁进李家,我还觉得他配不上我的儿子呢。”

随后她又担心的问道:“被鬼魂缠身会不会有什么不妥之处?张大姑你想个办法帮我家儿子驱一驱邪吧。”

“李夫人不用担,木鱼法器有消除邪气的作用,对李公子的身体并无大碍。不过你若是不放心,就抱三只公鸡来到公子的房间吧。民间传说中,公鸡有引阳驱邪的作用,此法最是方便不过了。”

李夫人担心儿子,于是便交代管家赶快弄几只鸡过来。那一夜直到东方发白,接连听到儿子院中公鸡的鸣叫声,当娘的才放下心来。

反倒是李明生为人心胸宽广,听到未婚妻心有所属也不生气,如今退婚,总比以后做一对怨偶强得多了。

李夫人一听这话也有道理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,再如何抱怨也无济于事,还是要尽快解决问题才好。李员外和夫人起床后,一大早就来到了县衙拜访。等刘县令办完公务,听到这件事后羞愧不已。

如此一来再提婚事,反倒是显得太过强人所难了。为了表示歉意,于是便对外面放出话语,说两家八字不合,还把事情的过错方揽到了自己身上,也让李家免遭了闲话。

刘小姐知道原委后倒是很开心,到了这般地步,她和张顺安两人的婚事已经是稳当了。刘县令看到张顺安对女儿如此执着,心中也有一些感动。

后来得知方丈法师曾给他批过命,之后对这桩婚事也不再过于抗拒。只让他好好养病,身体康愈之后就给他们两人办婚礼。

玄苦法师让他把“死气石”磨成粉,再配合其他药材熬煮。接连服用一个月之后终于让他的病好了大半。刘县令也信守承诺,当即去信给妻姐一家,让他们派媒人上门提亲。

两个月后,城中有两桩婚事同日举办。刘县令的女儿和他的表哥成婚,;李明生则娶了自家老师的孙女儿。

不过日子是给自己过的,婚姻合不合适也只有彼此才知道。多年后,两对夫妻用时间向世人证明,当初他们的选择是没有错的。

因为自己的帮忙,让两对新人能够终成眷属。张大姑心中也很欢喜,回来后发现还有一桩喜事在等着她。

三个儿子终于发现了母亲独自居住的真相。他们将各自的媳妇训斥了一顿,就一起赶了过来向母亲道歉。

张大姑看着儿子儿媳,缓缓地说道:“之前看到你们嫌弃走阴术,我心中确实很是恼怒。”

“走阴术是孙大娘教给我的,在我看来,她就是咱们家的大恩人。靠着这门秘法,全家过上了让人羡慕的好日子。别人如何看不起这门术法,我老婆子一点都不伤心,唯独自家人不能有那样的想法,否则就是对孙大娘的不尊重。”

这一番话说得几个媳妇羞愧的低下了头。“吃水不忘挖井人”的道理她们还是听过的。一边享着富贵,一边又嫌弃挣下富贵的人,这种道理放到哪里都说不通。

俗话说得好: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几个媳妇诚心认错,张大姑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,经过一番沟通之后,一家人终于消除了心中的隔阂。

儿子和媳妇很快把母亲接回家中同住,一家人从此和和睦睦地过起日子。张大姑每日儿孙环绕,享受着天伦之乐,余生倒也过得幸福美满。

Leave a Reply